人近中年,好像特別愛回憶。

往往一個場景,一首歌,一封信,就能把思緒拉回到從前。

聖誕節快到了,年輕時,這可是狂歡的大日子。

不論是將家中佈置得熱鬧非凡,或是找一票死黨去吃大餐,走在大街上賞街景,或是上百貨公司大肆血拚聖誕禮物。

這是一個屬於年輕人團聚的日子。

星期六的晚上,行經華納威秀一帶,到處是人擠人,車塞車。

戲院,夜店,餐廳,無不大排長龍。

到處都是約會的小情侶,或是友達以上,戀愛未滿的青年男女。

聖誕夜對我來說,早就沒什麼期待與激情可言。

然而,對我來說,沒有什麼比接到一張老同學寄來的聖誕卡片,更令人高興的了。

曾經,我們是那麼的close,除了是大學同學,大學四年還都是室友。

我們在外租屋的閣樓,雖然是鐵皮屋,卻布置的小巧溫馨。

都在師大學法文的我們,還在租來的房子的門口仿咖啡廳的門面,做了一個"cafe de la Rose"的木製招牌,中文就是薔薇姐妹。

冬冷夏熱的幾個寒暑,我們一起分享了許多心情點滴。

不論是各自騎著紫色與黑色的50cc小卟卟去天母,陽明山玩,去趕深夜的每一年的金馬獎國際影展,呼朋引伴來家裡開party,或是爬上閣樓頂去看流星雨。

一直到妳出國深造,我們持續著幾年的通信。

直到,某天深夜,我接到了妳來自地球另一端的長途電話。電話的那頭,妳沒有說什麼,只有啜泣聲,叫我讓妳好好哭一場。

持著聽筒的我緘默著,直到掛上了電話,一直到十幾年後的今天,我還是不知道,那一夜,妳究竟為了什麼而啜泣,讓妳想打電話給我,然而,這並不重要,是吧。

朋友,就是當你需要他的時候,就會無條件地奉獻他的肩膀給你的人。

那天看到劉嘉玲的專訪,提到她的好友王菲有時會找她出來聚聚喝茶,兩個小時兩人就只是靜靜地坐著,其間交談可能只有兩句。還是無關痛癢的兩句話。

然而,劉嘉玲說,雖然沒有交談什麼,但她了解王菲有時找她,就只是想見見她而已。

朋友之間,有時不需要太多的言語,不需整天膩在一起,就能交流的。不是嗎?

在妳今年寫給我的卡片中,寫著妳不知什麼原因,又開始了拿筆書寫的日子,彷彿回到以前在異國課堂上拿筆記紙寫信給我的那段時光。

我想我懂的,文字帶給我們的感受,往往比言語來得深。

很多感覺也盡在不言中。

同為雙子的我們,見了面表現出來的,跟書信中的,應該都是背道而馳的兩種人吧!所以紙上的我們,與生活中的我們,都是兩個不同的人。外冷內熱,不擅言詞,或許是我們這種人的寫照吧?


妳說妳是我部落格的潛水忠實讀者,看著我用文字記錄我的生活點滴,感覺很熟悉。

呵,我畢竟是在資訊業待了多年。

雖然我仍然喜歡拿筆書寫的日子,然而,部落格畢竟太方便了。

所以我選擇在部落格寫信給妳。

我知道,妳看得到這篇文章的。

曾經,我也想問問妳是否有開部落格。那並不是一種偷窺的慾望,而是一種關心老友,三不五時去家裡坐坐的感覺。

遠遠的關心,遠遠的祝福。

一封卡片,將熟悉的感覺都找回來了。

我的腦海中還浮現著,當年妳最愛在KTV唱的猜心。

聖誕節到了,也祝妳一切順利,平安喜樂。

Merry X'mas and Happy New Year!





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karenlu00 的頭像
karenlu00

阿嬤碎碎唸

karenlu0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5) 人氣()